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gracey的博客

知青大叔的一亩三分地

 
 
 

日志

 
 
关于我

生于跃进时期,长在困难时期,读书在文革时期,受教育在广阔天地里,80年代混文凭,90年代骗职称,本命五度作寓公。 My QQ:178957000

网易考拉推荐

敏感时期不要跟陌生人搭讪  

2015-06-05 10:11:15|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敏感时期不要跟陌生人搭讪

 

    这是一篇几天前拟就的文字,因为是敏感时期才推迟到今天上传。

    3年前,也是这个时节,我被公安(派出所)找去配合“讲清楚”。

事情是这样的。3年前5月中的一天,“大叔”加入的一个qq群,谈论“敏感事件”的人很多。有人留言:我是花都的,我和老公想上街,不知去哪里好。在网上行走的人都知道上街是什么意思,所以没有人搭理她。

    可是,过了一两天吧,那个“女”的又把那句话重贴了一遍。“大叔”知道这家伙不怀好意,但还是忍不住回了它。

“大叔”的老婆是花都人,十多年前的一个重阳,“大叔”曾同妻舅哥去过一座荒山登高,后来才知道那里叫“S L”。3年前给那家伙就回复了两个字:S L

    结果,麻烦就上门了。一天上午,有人敲们。我问了声:“边个?”没有人回音。我打开门,看到小区保安队长在打电话,听到保安队长说:“他在家!”然后挂了手机。队长对我说:“没事。”

    我关上门,一会儿又有人敲门。我问:“谁?”保安队长说:“有事麻烦你。”我打开门,看到一个穿制服的“人民”警察,站在门口。

    警察说:“你是X X X”吗?

    我答:“是。”

    警察:“请跟我去一趟派出所,有些问题需要你解释一下。”

    我:“我可以拒绝吗?”

    警察:“还是配合一下好一些!”平静中透着威严,劝谕带着威胁。

    我是守法公民,自然也没什么害怕的:“你有证件吗?”我问。

    警察掏出证件递过来。我看了一眼这件事的照片,与来者是同一个人,姓潘。

    我还回证件,问:“走路过去吗?”走路我就要换鞋子。

    潘警官:“我叫车来。”于是掏出手机……。

    我摸了摸,手机钥匙在口袋里。就出门,关上门。

    下到楼下,一辆警车已停在附近。到派出所后,进到大厅,潘警官指着墙边的一排椅子对我说:“你坐一下,我马上就来。”

    潘警官刚走开,一个更年轻的警察走过来命令我:“跟我来!”

    警察把我带到一间在电视剧里见过的那种(审)问询室(有犯人坐的椅子,警察的椅子和桌子),就出去了。我独自留在里面。一会儿,年轻的警察拿来一个塑料筲箕,命令:“掏出身上所有的东西,放进去。”

    我:“为什么?”

    警察冷漠地:“来这里,都得这样。”

    我这才感到,来这里并非叹茶。屈辱愤怒无奈一起涌上心头,也是只有遵命。这个警察端走了我的手机、钥匙和零钱。

    一会儿,潘警官端着筲箕进来了,说:“对不起!他搞错了。”把筲箕放到我身旁的审讯桌上,说:“收回你的东西,看钱少没少!”

    收起东西,我问:“我可以打个电话吗!”

    潘警官:“可以!”

    我给老婆打了电话,告述她我正在派出所。她问:“我要不要过来?”我说:“不用!”

    潘警官把我带到了他的办公室,里面有电脑。坐下后,潘警官就询问我在网上说“S L”是怎么意思。

    我这才明白那对“花都夫妇”的真实身份。他们的上级担心敏感日子会发生“人员聚集”的大事,所以派人在网上四处钓鱼,为“维稳”收集情报,做必要的准备。而“S L”则被当作重大发现来调查。我当然如实“交代”啰?

    询问完毕后,潘警官把电子打印稿给我画押。我看了一遍,签了名。这时两个转业军人穿便服干部样的走了进来,年长者接过材料看着,较年轻的一个则审视着我。年长者看完材料,并没有再加询问,跟潘警官示意就这样吧!两人临走时,年轻的给予了“大叔”居高临下的怒视。我知道,这两个人才是对我感兴趣的人。

    事情结束了,潘警官表示开车送我回家,我说:“不必了,也不远。”

    潘警官:“您穿着拖鞋嘛!”

    我:“那就却之不恭了!”临下车,我对回头的潘警官道:“你们辛苦了!路上见!”

    潘警官感觉得到我的话是真心的,报以微笑。

    到敏感日那天,我接了一个座机的电话,电话那边的人自称是派出所的张警官。张警官说:“你是xxx吗?”

    我:“是!”

    张警官:“你不出门吧?”

    我:“我去哪?你也去吗?”他没说话,我说:“呵呵呵!我知道你什么意思!”

    张警官:“呵呵呵!知道就好!”

    我:“你们真辛苦!”

    张警官:“呵呵!有事联系我吧!”

“大叔”想将来就受这个张警官管了吧。

花都那地方那天应该没出现令他们领导害怕的“人员聚集”事件,如果出了事警察还能不来找我吗?

“大叔”知道警察也是人,很多是您我这样很好的人。有些事并非他们主观愿意,穿上那件衣服就不得不为了。

    3年过去了。今天。无论你是“人民”公安还是“人民”国安,“大叔”这里向您道一声:您辛苦了!但愿这让您们心情紧张苦不堪言的日子早点结束。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