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gracey的博客

知青大叔的一亩三分地

 
 
 

日志

 
 
关于我

生于跃进时期,长在困难时期,读书在文革时期,受教育在广阔天地里,80年代混文凭,90年代骗职称,本命五度作寓公。 My QQ:178957000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与历史有关的几个(重要)年份  

2012-01-06 13:26:06|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历史有关的几个(重要)年份

 

中国历史乃至人类历史被我影响,此牛肯定是吹大了。只当搏您一笑,您不必当真。

 

1958年。

那一年农历重阳,我出生在武汉市。那是一个火红的年代。翻开那时的报纸,你会发现那一年我们的“祖国”粮食多得不得了,钢铁多到用不完。我的爹爹(祖父)得知长孙出生,扔下地里未挖的红苕,九年来(解放后)第一次来到武汉。爹爹抱着9斤重的孙子,也就是我说:“伢啊!伢,爹爹明年怕要饿饭。”“瞎说!”奶奶不高兴了,把爷爷好一顿夹摩。

爹爹在(我)二姑家的地板上歪了一夜,第二天就回乡下了。他惦记着畈里刚刚割下红苕藤。

好多年过去了,一次爹爹跟我说:“你出生的那年是个丰收年。地里的棉花没人捡,红苕冇人挖,油菜也误了节气没有种。”我并不明白他的意思,这些好像与我无关呀!他好像自言自语地还在说:“59年、60年、61年,我们弯里(20几户人)家家都有人得了‘浮肿病’死了”。

那以后,好多好多年我都没想明白。是不是我出生了吃得太多(老家)才饿死了那么多人?可是,饿死人之后好多年我才第一次回老家吃饭啊!

 

1966年。

那一年秋风扫落叶的季节,我终于上学了。也是那一年,伟大领袖毛主席他老人家亲自发动和领导的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想,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与我上学没有关系,因为在我上学之前“破四旧”已经开始了。自从,大哥哥、大姐姐们用破报纸将校长、老师家的锅、碗、瓢、盆封上之后,就停课闹革命了。学生打老师,我围观;红卫兵拉“牛鬼蛇神”游街,我围观;造反派开批斗走资派大会,我围观。我积极地参加了红小兵;争取加入了红卫兵。文化大革命能如此广泛的开展,我没能参与发动;能如此深入地进行,我没有参加阻止。我和周恩来等老几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一起为“文革”推波助澜了。

 

1976年。

我(们)那时候好幸福,与我(们)的孩子们比起来我(们)真的好幸福。我(们)虽然也寒窗,但重要的是不用苦读。读书根本无用,如果您的老子是无产阶级革命家。更重要的是,知识越多越反动,自己会思考是很危险的,等待您的可能是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

伴随“文革”,我熬过了十年寒窗。1976年我高中毕业了。那一年,我成了一名光荣的没有多少知识的自愿“上山下乡”的,在“广阔天地里,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青年,一名合格的“有社会主义觉悟的劳动者”。我的户口早我一个多月已经到了那里。

那一年,他老人家突然走了,就在我(们)当“知青”还不到一个月。老人家的灵魂驾鹤西去前的傍晚,一个“知青”指着不远处的山塘对尚在干活的人嚷道:“看,快看!”人们抬起头,拧转身顺着手指的方向望去。原来,一轮红日倒映在山塘里,不大的水面一片血色。跟我们一起“挖山”的贫农大妈自言自语道:“日头落水中,今年是个寒冬啊!闰七不闰八,闰八拿刀杀。”说完又有气无力地挥起了锄头。在场的人都听到了大妈的话,也许大家感到了不祥,没人再接话。

第二天,传来了毛主席逝世的噩耗。知青和贫下中农代表都很平静,没有人哭,真的没有人哭,当然也没人(敢)笑。追悼会后,又听说要为主席建纪念堂、保存遗体。

建纪念堂,大家都很容易明白,就是在添俺们广场建一座房子,死体停在里面。虽然我们都是“知识青年”但对“保存遗体”,还是闻所未闻,也没人知道列宁、胡志明的尸体就已经那样被保存了好多年。

可能是出于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无限热爱和忠诚,我们知识青年一直都将他老人家遗体的(事)挂在心上。一天工间“歇歇”的时候,几个知青和贫下中农围坐在一起。一个知青提问:“保存遗体,到底怎样保存?不会烂吗?”一个爸爸妈妈都是医生的知青说:“用福尔马林泡着,就不会腐烂。”一个知青说:“一会儿泡着,一会儿捞起来,多敬呀!”还是贫农大妈有文化,大妈说:“那还不容易?腌一腌,晒干一点至少可以放一年。”一个老家是浙江的知青得到启发:“对呀!金华火腿就可以放好几年的。”

知识青年在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下,长知识进步真的很快。

毛主席他老人家发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最高指示时,一定与我“上山下乡”没有关系。他老人家发出号召好多年后,我才下乡。老人家去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没有认真他的亲切教导虚心“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不安心“扎根农村一辈子”? 也许老人家知道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结果有“三个不满意”吧!我真的不是存心的,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回城也是建设社会主义嘛。

我们从电影里、广播里一直都知道他老人家总是“神采奕奕,红光满面”的,我(们)还一直指望老人家领导我们“解放全人类,最后再解放我们自己”的,怎么会就……。

谁来解放我们(自己)?想到这,我真的想大哭一场,没哭出来。

那一年,闰八月。

1986年。

那一年,我结婚了,我们家户口上又多了一口人。那以后,物价就涨得快啰!最记得的是公共汽车的票价,原来5分、一角的车票涨到了2角;同时出现了一种公共汽车叫“专线车”,票价0.4元。因为了等2角线路车还是搭0.4元的专线车,跟太太产生过分歧,至今难忘。

我们家娶了个媳妇,就会导致物价上涨吗?按当时的认识,此观点是可以成立的。当时上面认为,中国的发展慢是因为人口太多,每年辛辛苦苦增长的一点经济成果,都被新增人口吃掉了。我跟太太说,我结婚了,我们家增加了1/4的人口,使得物价上涨,连累了千家万户,罪过呀。学经济的夫人以教训的口吻说:“糊涂!我们家增加了1/4的人口,也就增加了一个人,我娘家就少了一口人。整个社会在一定的时间里,人口是动态平衡的。懂吗?”虽然我还是没懂,但我点了点头。我问:“那,为什么东西都贵了?”“像你这样的知识青年,我给你开课讲一年,你也不懂!”老婆笑着兼不屑地说。

为什么呢?我在问自己。

1996年。

那一年,我入党了,中国共产党。

1987年,我混到了一张专科文凭,并且调到了单位的杂志编辑部工作。不是做编辑,是做编务,就是收收发发,搞搞校对等跑跑颠颠的事。当时编辑部连我7个人,那6个都是我长辈,4个是党员。那4个党员都是无权无势的人,人品可敬都正直善良,业务也很精熟。党员,就应该是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才应该是党员。那时的党风还算好。我递交了申请书,那好像是我独立完成的第一篇文章。

那以后好多年,我才被吸收了。1996年成为正式党员。

1986年以前社会上已经开始出现“挖社会主义墙角”的“官倒”了。那时的官倒,主要是“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子女们。他们走老子的路子拿计划物资的批条,倒卖赚钱。革命家们亲自上阵贪腐的事还不多。

自从入党以后,我发现社会上的官员贪污、受贿的数额一波盖过一波,腐化程度一浪高过一浪,从个别贪污到一窝犯罪,而且革命家们一个个亲自出马、赤膊上阵,几乎无官不贪,无官不腐了。而且,已经被抓住的贪腐分子99%是我党同志。难道是我带坏了党风?我这样想。因为如果有贪腐的机会,我也不敢说就一定不会贪污、腐败。但,我的官最大也就做到了一个管4~5个人的副科长,而且是不管组织、人事、劳资、财物、基建,也不管纪检、检查和宣传的副科长,真的没有贪腐的机会呀!今时今日,一个有8千万党员的党,根本不能显示它的力量。作为其中一员,老实说我应该有一份责任。那责任完全是可是8千万分之一的呀!

那谁应该负这个责任呢?如果都不用负责,还能长此以往吗?

 

2006年。

那一年,我的本命年,我(内部)退休了。还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们”好哇!那时他们可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为人民服务”到最后一分钟。真的好想像那些落马贪官所说的那样多“为人民服务”几年啊!奈何,两个极端,我走到的是这一端。老话说的,君子绝交不出恶语,不是别人不好,单位对我不薄,怨天尤人不是我性格,是自己落伍了。也算我为改革做出了一份贡献吧!

2006年,我走出(中学)校园30周年。那年我曾重返故里。梦里依稀满目苍翠,如今见面,同学们都已华发染鬓,不禁唏嘘。467岁的年龄,有的已经下岗、退休近10年了,90%的女同学,50%的男同学已经在享渡属于晚年的时光。

联欢会上,同学们清一色都唱着“红歌”。只有红歌才能唤起我们美好而凄楚的记忆。

改革的目的,本来应该是修改制度、调整上层建筑以及结构。然而,改革(开放)已经经历了30多年,为之付出沉重的代价却是我们这些新中国培养出的“有社会主义觉悟的劳动者”。

改革是会有代价的,如果有人感到要为将来的改革付出代价,那么他们就会拼命阻止改革;如果改革会让既得利益者付出代价,改革的阻力将是巨大的。难怪有人用“绝不”来回答部分人对(政治体制)改革的诉求,而且连用了“5个”排比句。

水,总是要往低处流的。如果为了保护低处而在水流的地方筑一道坝,阻止水流通过,后果会有两种。一种是被逼不得已,强行泄水;一种是等着垮坝。强行泄水的后果人们已经可以预见,是非常危险的,但比垮坝总是好一些的。

为什么我们不能顺应河水,疏浚河道,引导水流造福桑梓呢?为了我们子孙的明天,当权者真的应该好好谋划谋划(改革)了。“绝不”绝不是出路。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