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gracey的博客

知青大叔的一亩三分地

 
 
 

日志

 
 
关于我

生于跃进时期,长在困难时期,读书在文革时期,受教育在广阔天地里,80年代混文凭,90年代骗职称,本命五度作寓公。 My QQ:178957000

网易考拉推荐

三农问题  

2009-10-18 14:43:20|  分类: 解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农,是指农民、农村和农业。

“三农问题”是因“先进”的土地所有制与落后的农村生产力的相互作用而出现的农民收入低下,农村社会、经济发展滞后,农业农业生产停滞等问题。

当下我国农村土地与农民的关系是,土地归国有或集体所有的“先进”的土地所有制形式与一家一户承包土地的落后小农生产方式之间的关系。由于这种关系两方的相互作用,必然出现“三农问题”。 所以说“三农问题”是现行的土地所有制形式造成的。

虽然,国家有土地承包N年不变的政策,但土地承包N年一变的现象在广大农村是普遍存在的。由于土地不是农民自己的,并且有随时失去土地的可能,农民通常不愿意在土地里投入过多的感情(劳力和金钱),往往只求种一点粮食够自己吃就行了。农业不能形成规模,也就是土地不能集约使用,何来新型、高效、质优的现代农业?实现现代、高效的农业只是政府的愿景,而不是农民的。这就是中国的农业。

近十年,农村发生了一些变化是显而易见的,但城乡差距在扩大,农村社会、经济发展滞后也是不争的现实。农村社会、经济发展滞后,原因是资金不足,大量的资金不愿向偏远的农村流动。农村广袤的土地和大量的人力资源与城市相比没能形成优势。大中城市及其近郊就有大量很廉价的土地,资本家或者说开发商怎么会将资金投到交通不便、信息不灵、人们的法制观念相对落后、山高皇帝远风险大的地方呢?读了一点书的人,文化程度高一点的人都跑到发达的地方去了,很少有再回来的。这就是中国的农村。

中国的农业是一家一户的小本种养业经营,种养业投入高,产出低;劳动强度大、灾害风险大,收入低。到田地里走走,耕种的多是些50~60岁或更老的男人和40~50岁或更老的妇女。这就是中国的农民。

那么,有没有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呢?有的!既然土地所有制是制约农村发展的因素,那么改革土地所有制形式,把土地、本来就属于农民的土地还给农民,土地私有就是解决“三农问题”的“金钥匙”。在中国的社会主义还处于“初级阶段”时,农业生产资料多种所有制形式共存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

把本来就属于农民的土地还给农民就能解决“三农问题”吗?能的!我们不妨向海峡的那边眺望,那边就没有“三农问题”,他们的土地就是私有的。据言传,那边的“土改”是人类历史上最人性、最成功的土地所有制改革。他们向我们学习,比我们做得好;我们为什么不能向他们学习!

去过欧洲的人都会发现,古老的城市在几百年发展建设过程中,古老的有地方风格的建筑许许多多都被保留下来了,古老的城区鲜有现代的高层建筑;越是现代的建筑越是建在城市的边缘,现代风格的私人别墅更是建在远离市区的地方。是欧洲人刻意而为吗?我不敢说不是。我们知道唯利是图资本家(开发商)是不会管这些什么旧城区保护的,他们看重的是眼前的利益,只要有钱赚他们也会拆,。就像我们中国现在的资本家(开发商),一切都可以毁掉。是什么力量将那些漂亮的古老建筑保留了下来?将现代建筑逼到了城市的外围呢?是政府吗?不是!是那里的“人民”!那里的房产是私人的,土地也是私人的。资本家(开发商)要想在什么地方“拆建”“拆迁”,就得与一家家、一个个的“人民”打交道,不但要高价买下他们的房屋,还得天价购得房屋下面的土地。如果接受私人业主的条件,资本家(开发商)将会一无所获,甚至血本无归,所以往往是会知难而退的。他们的政府在这一过程中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和执法(仲裁)者,不像我国现在的各级政府的是“游戏”的参与者、利益的一方,而且常常是代表资本家(开发商)的一方。那里的居民几乎都是“狮子开口”的“钉子户”,并且会受到政府和法律保护;我们这里的个别 “钉子户”不是资本家(开发商)派“黑势力”拔掉,就是被政府派专政机器拔掉,是孤独无助被“和谐”的一方。那里的古建筑在弱者(孤立的业主)与强者(财大气粗的资本家)之间的博弈中,在法律的有效保护下被意外地保留了下来,资本家(开发商)不得不到边远的地方寻求发展。

在美国,许许多多的超级市场被建在了距市镇数十公里外的地方,是因为他们的国土广阔吗?不是!是因为资本家在并不拥挤的市区找不到一块便宜的可用土地。

由于每个人都在拼命保护自己的(土地)财产,政府也在用法律有效地维护国民的利益,使得发达地区的土地资源价格要高许多,偏远地区的土地资源相对便宜一些,寻求投资的资金会自动向有利可图的地区流动,从而使得偏远的地方得到发展。

我的妻舅中有三个居住在农村,2005年开始祖祖辈辈耕作的农田、鱼塘、山林被国家(政府)征收了,用作汽车城开发项目,数千亩土地被分块卖给了发展商,农村实现了城市化,卖地的钱村民们不清楚去了何方。这些钱,或许被各级政府和集体领导们“代表”着。我的妻舅们三家分别只从各自承包的农田、鱼塘中得到了“青苗”补偿款数万元不等。10万元,现在只够在当地盖90平方米的毛坯房,还不算用于宅基地的支出。作为农民在中国,政府拿走了土地,就等于拿走了他们的一切。我的妻舅3家共5个儿子,在此次“发展”中几乎都成了“无产阶级”,肥的是各级大大小小的公仆们,或者说肥了各级“无产阶级革命家”们。

实现共产主义到底是通过“消灭”资产阶级,还是通过“消灭”无产阶级来实现?老马,马博士说得并不清楚。如果是通过“消灭”资产阶级来实现共产主义,那共产主义社会一定满街都是赤贫的无产阶级,只能说明我们前30年的路是对的,后30年的改革开放之路走错了。欧洲走的是一条“消灭”无产阶级的路,虽然在我们看来有可能是错的,但再看上去又的确是一条不错的路。“消灭”无产阶级,“消灭”资产阶级,谁“代表先进文化”?似乎没有答案,又好像已有答案。

如果,土地是私有的,当村民们面临成为“光荣”的无产阶级的时刻,他们一定会成为战士奋起保卫自己的家园,甚至会像美国“人民”一样拿起枪来保卫。要我们的土地吗?可以!请拿令我们满意的钱来交换,把我们变成资产阶级。那,就是社会进步,才是一个均富的和睦的理想的社会。

再回到我们的对岸,海峡的那边。海峡那边的农民创造了令自己骄傲,令我们羡慕的现代农业,优质的稻米、新奇的水果和适销对路的各色蔬菜。难道那边的农民比我们的农民兄弟聪明一些吗?显然不是吧!是他们运气好,偶然遇到了一个明君啊!

把土地还给她真正的主人——“人民”吧!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