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gracey的博客

知青大叔的一亩三分地

 
 
 

日志

 
 
关于我

生于跃进时期,长在困难时期,读书在文革时期,受教育在广阔天地里,80年代混文凭,90年代骗职称,本命五度作寓公。 My QQ:178957000

网易考拉推荐

特供?有的!  

2008-10-14 13:14:18|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特供,为特殊人群提供生活物资供应而组织生产和采购物资的制度和活动。

我党建党初期,党内高级领导层实行的是供给制,即定时分发生活所需经费;土地革命时期的红军内部也普遍实行供给制。

长征途中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张国焘给一方面军红军的映像是,脸面丰满红润,虽不肥胖,但身上肉滚滚的,脸上毫无疾苦之色;美国作家埃德加·斯诺在他的书里描写四方面军的太上皇张国焘时说,张国焘是红军长征后唯一一个肥头大耳的人。这说明张国焘在长征途中能够获得的配给与其他人是不同的。

延安时期我党供给制已基本完善,并具规模,各个级别的人员按规定得到的相应生活物资供给,此时特供已经成为供给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工作内容。

张思德在中国是一个人们耳熟的名字,一位被誉为“为人民的利益而死”的人,但能详的人可能并不多。“文革”刚刚开始的时候,我曾看过一出话剧,剧名就是《张思德》。张思德是一位红军战士,抗战开始后成了八路军,被派到与抗日“友军”相邻的山里从事“卖炭翁”的工作“伐薪烧炭”。那时“友军”之间“摩擦”是常有的,张思德是一位听到枪声就冲锋的主,开始并不安心“伐薪烧炭”,后来经过班长的帮助教育,逐渐懂得了我们是为了mao主席、党中央烧炭,“伐薪烧炭”也是“为人民的利益”的革命工作,阶级觉悟不断提高,成了一位烧炭能手,后来因炭窑垮塌而牺牲。

前全国人大委员长li鹏同志在回忆周zongli和邓妈妈对自己的关爱时,曾深情地说,在艰苦的延安时期曾喝过组织上特别供应给周伯伯和邓妈妈的奶。

1949年以后供给制逐渐被配给取代,特供则被保留了下来。

20080519日,《今晚报》曾经刊登过一篇《王光美与江青的恩恩怨怨》 的文章,文章里有这样一段文字:进京以后,有时刘少奇想吃苦瓜之类的南方菜,但当时北京市面没有。王光美是北方人,没见过苦瓜,便托人从南方买了一些苦瓜回来。她想毛泽东也是湖南人,大概也爱吃苦瓜,就给毛泽东也送去了一些。很快,江青打电话过来,说:“你怎么这么傻呀!咱们中南海有供应站,要什么菜,叫他们去买就是了。” 并向王光美道谢,说王的心意她领了。这段文字表明,中南海里有“供应站”,供应站里有南方的苦瓜等蔬菜供应;不到供应站买东西的人,也可以“托人”从东南西北方买一些回来。

18岁以前生活的地方是个水利工地,单位叫第X工程局。当时的工程局好像是没有级别的,而工程局最高级别的领导,级别应该高过县(团)级。我们家有一个老乡在工程局的行政部门(文革后叫行政处)当官。他们家有时会给我们一点肉票和其他购物票、券。我爷爷说,他们家经常有我活了六、七十岁没见过的水果。有一次爷爷从老乡那带回了两个“广柑”,那是我第一次吃到,也是第一次见到“广柑”。“广柑”多汁,味甜,那个年代老百姓吃到“她”是难以想象的,记忆中犹如昨天。好多年以后,我再一次见到“她”时,才知道“她”的学名叫“橙”,广州附近的罗岗橙和湛江的红江橙是其中的精品。

岁月流逝,到了80年代中,购物的票、券、证一样一样地从百姓的手头消失了,但高官和老干部们的手里还抓着这样那样的票、证。我有个朋友的父亲是老干部,朋友抽的香烟用票在指定商店0.8元一包,同样牌子、同样包装市面是1.8元一包。我有个同事的丈夫是个高干,有次她请我帮忙换煤气(罐)。我当然不会推辞,煤气罐扛下楼,放到公家派的小车后座,去到煤气站;排队到窗口递上换气本才被告知,这种本本要到不用排队的指定窗口办理,交钱时才发现一罐气只需4.00元钱。当时,平民百姓用的煤气,一罐是46.00元。一件小事,知道了本来无需知道事情,不能不让人想三想四。

1987年的中共十三大后,党中央做出了若干项反腐败的具体措施,其中一条就是“取消高官特供制度”。此后,“高官特供制度”至少在部分地方被中止了。

2008年8月18日,山东科尔生物医药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在博讯网(boxun.com)贴出来《祝咏兰主任在中央国家机关特供产品授牌仪式上的讲话》。祝咏兰主任代表国务院机关老干部活动中心、国务院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在发言中透露,国务院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成立于2005年4月。一石激起千层浪,互联网上跟贴如云,人们议论纷纷。20080925日,中国国务院机关老干部活动中心负责人在接受中国新闻网记者采访时,就网上出现的所谓题为“祝咏兰主任在中央国家机关特供产品授牌仪式上的讲话”的贴文进行了说明。据中新网报道,这位负责人说,国务院机关老干部活动中心没有所谓的“国务院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没有举行过所谓的“授牌仪式”,也没有“祝咏兰”这个人,网上相关信息纯属谣传。

这位负责人说得很明白,而且说的是真话,语法、逻辑都没问题。“国务院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不(会)是“国务院机关老干部活动中心”的下属机构;“臻选特供保健食品工作是由国务院中央国家机关有机食品特供中心、中安质环认证中心两家权威部门承担”,“国务院机关老干部活动中心”也(可能)没有举行过所谓的“授牌仪式”;“国务院机关老干部活动中心”也(许)没有“祝咏兰”这个人。这位负责人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他们的合作伙伴中是否存在一个“国务院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祝咏兰是否“国务院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主任?当然,回答这些问题不是他职权内的事。疑问还有那么多,人们还是不免怀疑有人欲盖弥彰。

说句实话,只要您不蠢,就会知道,现代社会是什么也盖不严,包不实的。打天下,坐天下,天经地义,只要您不厚着脸皮自认是公仆、代表,没有必要“不好意思”。话又说回来,编造一个《祝咏兰主任在中央国家机关特供产品授牌仪式上的讲话》实在是不应该,给我们dang和我们政府脸上摸了黑,有损我们的伟、光、正形象,但我们dang和我们政府本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无产阶级精神,加以自我完善,也未尝不是好事。打天下,坐天下,在某些人看来可能是天经地义,但今天确实已经不是封建社会了,与无产阶级革命家和共产主义战士的理想、情怀实在是相去太远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